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ManBetX 资讯 历史文化 查看内容

抗日战争初期增城军民的防御战历史

2010-11-10 17:42|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2462| 评论: 0

摘要: 作者“卜汉池”在1938年是第六十三军一五四师四六0旅旅长,老人对增城市抗日战争初期的防御战历史回忆,使增城市人民加深了解"落后就容易挨打"的事实。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谨记增城抗日时期,那群为了增城今日繁荣安定 ...
        作者“卜汉池”在1938年是第六十三军一五四师四六0旅旅长,老人对增城市抗日战争初期的防御战历史回忆,使增城市人民加深了解"落后就容易挨打"的事实。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谨记增城抗日时期,那群为了增城今日繁荣安定作出牺牲的革命前辈。只有增城市安定团结才有更大的发展。1938年春,第四路军余汉谋总部预计日军必然要进犯华南,因而制定了一个第七号防御作战计划。这个计划的兵力部署如下:
 


一、以一五二师在海南岛,独九旅在中山县沿海,一五七师在潮汕沿海固守阵地,并以保安团队从钦州湾、北海、电白、阳江、台山、新会沿海和海丰、陆丰沿海择要据点警戒,防止敌人登陆。

二、以主力占领广增线(广汕公路增城段)为主阵地,以一五八师(该师是甲种编制,辖六个团和一个补充团)占领石牌至新塘线。一八六师占领增城增江河西岸。另以两个师为前进部队,即以一五三师置于虎门至宝安之间,一五一师在深圳、龙岗至淡水间沿海一带占领前沿阵地。前沿阵地部队的任务,是防止敌军登陆。倘若敌人强行登陆,阻击不成就退回增城西北地区为总预备队。因此计划规定在博罗和苏村附近各搭一道浮桥,以便部队必要时候使用。 
 
三、以一五四师(缺九一九团)驻在增城西面约三四十华里的坑贝、莲塘地区为总预备队,并以独立第二十旅在佛山训练作为机动部队使用。

     这个第七号作战计划,在广州失陷半年前发至各军军部。各路兵马,大体已按照计划执行,分别占领了阵地,构筑了工事,准备作战。按照这个计划,增城地区是防守广州外围的主阵地,是一个很重要的战略据点,也是一道最后的防线。如增城失守,则敌军可长驱直入广州。在敌军入侵广东之前数月,蒋介石任命王俊来广东任第四路军总司令部参谋长,实际是指定王俊负责指挥作战和监视余汉谋。因为那时军委会已有命令规定师以上的作战命令,都要参谋长签署,不得由长官一人擅断。   

     1938年10月12日拂晓,日军海军陆战队强行登陆。敌人并没按照我七号作战计划所设防的阵地进犯,而是集中主力突破一点。当时一五一师何联芳旅还在睡梦中,敌登陆成功后,何旅措手不及,其中一个营自营长严植以下大部分阵亡,其余溃不成军,向后败退。敌军当天就占领淡水,有向惠州城和樟木头纵深地带进军的迹象。

      这突而其来的进犯,弄得第四路军总部手忙脚乱。10月13日,总司令部电令六十三军军长张瑞贵除留一五三师陈耀枢旅在宝安县防守外,率领一五三师其他旅到东莞常平附近布防;电令独立二十旅由佛山开赴樟木头一带与在深圳、龙岗间的一五一师温淑海旅统归张瑞贵指挥,防止敌军沿铁路线进犯;并命令莫希德部死守惠州城,但因何联芳旅已被敌快速部队穷追,不能沿公路退回惠州城,只好中途经小路向河源撤退。莫部成了孤军作战,被迫弃守惠州。莫后被撤职解重庆查办,几乎丧命。

       日军自占领淡水后,不向樟木头铁路方面进军,而以全力向惠州、博罗方面进犯。第四路军总部根据这种情况,即令独立二十旅长陈勉吾率领所部由樟木头附近转移到龙门、增城正果一带,掩护增城主阵地的侧翼,防止敌军迂回包围。10月15日,敌军占据惠州城后即集结兵力准备渡河向博罗方面进犯,而樟木头方面仍无敌情。10月16日,敌陷博罗,驻在博罗城的一五一师补充团林君绩部和退至博罗的何联芳旅都去向不明。  自惠州、博罗失守后,敌军纠集其主力猛扑增城,最终目的是攻占广州。第四路军总司令部除命令一五三师陈耀枢旅和一五一师温淑海旅留在宝安、惠阳对敌打游击外,并命令一五三师钟芳峻旅由常平附近开赴博罗马斯(苏村对岸)下游渡河挺进九仔潭在敌军迫近增博地区防线时,六十三军军长张瑞贵却率领军部直属队转移到石龙的东江河北岸一带村庄。

        10月17日,钟芳峻旅已从东莞渡过东江进入增博公路(广汕线)九仔潭附近。而叶植楠团却未依时赶到(以后叶植楠被撤职惩办)。钟旅先头部队于是日拂晓前先于敌人到达九仔潭,就着手构筑野战防御工事。不久,敌人就来攻击。钟旅单独作战,初时尚占优势,但抵挡不住敌人的强大攻势。数小时后钟旅不支,第一线部队九一四团和九一六团在敌人在压力下,且战且退,向罗浮山撤去。当时旅长钟芳峻因被敌隔断,不能突过公路与部队一致行动,不得已向南退却到新塘附近。在部队星散,损兵折将的困境下,他悲愤异常,自杀以谢国人,情景十分悲壮!当钟旅在九仔潭与敌激战时,张瑞贵军长也于17日拂晓前到达增城东南面的一条大村庄(忘记了村名),于午前登上该村炮楼顶上观察,闻得枪炮声甚密,数小时后沉寂下来,但又无法与钟芳峻取得联系,知战事不妙,乃乘夜率领军直属队渡过增江河,在三江圩暂住,以观动静。

       由于敌主力攻我博罗、增城的防线,因此,深圳、龙岗和樟木头一带无敌情。第四路军总部命令独立二十旅于10月17日星夜开到增龙边界的正果方面抢占阵地。敌军自与钟芳峻旅交锋后,因鉴于罗浮山上仍有我部队驻守,情况未明,未敢冒进。19日黄昏前,敌军才接近增江河东岸,准备向我增城主阵地发动攻击。10月19日,增城主阵地不论正面、侧翼战场均告吃紧,守备正果的独立二十旅已在当日下午与敌军接上火。第四路军总司令余汉谋、参谋长王俊于是夜由广州乘汽车来前线,到达坑贝村四六二旅部时,已是20日凌晨二三点钟了。他们立即召集一五四师长梁世骥和各旅团长到坑贝村开紧急军事会议。

       先行到会的有梁世骥师长、四六二旅旅长蒋武、九二二团团长吴履逊、九二三团团长曾肇基,而我(四六○旅长)带同九二○团中校团附陈文瑞(团长因病请假)因距离较远到迟了。当我到达时,王俊参谋长已宣布结束会议,一面折叠地图,一面说这是一场大包围歼灭战,买定香槟酒、炮竹,准备庆祝胜利。他满面笑容,昂首偕余汉谋总司令而去。原来王俊盲目乐观的主要根据是:他打电话问驻增城的一八六师师长李振,询及当前战况,该师长说能顶得住。同时他命令张瑞贵军长率所部由三江圩向增城前方的福田进发作为右翼包围攻击敌人,又命令驻正果的独立二十旅南下福田作为左翼包围攻击敌人,并以总预备队之一部四六二旅九二二团(吴履逊团)作为声援。
12下一页

最新评论

  • 增城企业立高食品在深交所上市 致力打造烘
  • 腾飞十年:广州市ManBetX的"十四五"规划
  • 家庭情景系列电视喜剧《外来媳妇本地郎》
  • 广州市ManBetX旧村全面改造考验的不仅仅是旧
  • 广州市ManBetX加快建设5G智慧农业试验区 为
返回顶部